Θανατος

是个变态

咕哒卡多克r18 摸了个鱼

ooc 我流碧池(比起藤丸立香更适合枪间理纱这个名字,但是我懒得改了) 严重ntr情节 女性支配(为了区别于女攻) 

有大量激寒玩梗和吐槽 系相声车 本子画风文笔


写了好久才发出来wryyy……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u4LBZO5qKeAAR_1ZdNEp_A

密码r747

不要通过本子学习生理知识(严肃)

随机之物

ooc,自我满足之作,突发奇想的产物。
咕哒子和《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》里的主角琳。
可能有不正确设定。



  它安静地伫立在山丘上,观察着面前的景色。
  这个生物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安静,其实它的心里处于有点发疯的状态了。
  不过话说回来,为什么是心里发疯而不是脑里发疯呢?难道它是可以靠心脏思考的生物吗?
  ……看起来并不像的样子呢。
  琳觉得这种长得像阿兰特的生物,内部的结构应该也和阿兰特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 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看一下比较好。
  隐形着在空中漂浮的绒球对着那个生物发射出了许多的绒毛。
  这样就……不行呢……
  绒毛并没有碰到它的身体就消失了。
  看来这种生物,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……琳的微型部队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的样子。
  
  那么就,直接和它交流吧,这个生物的语言感觉和阿兰特很像。
  而且它看起来已经冷静下来,已经没有那种有点发疯的感觉了。
  绒球显露出身形,从上面飞了下来。
  “你知道阿兰特吗?”绒球这么问道。
  虽然装作没有智慧的野生物种观察它的反应好像很有趣的样子,但是琳觉得还是应该先把问题问完。
  那个生物明显愣了一下,大概是没想到绒球会说话吧。
  但是它很快就反应了过来。
  “我不知道阿兰特是什么,那是什么呢?”
  这个生物好像…很冷静的样子,之前的混乱大概是因为突然转换了环境的缘故。
  如果换成是虚民的话,第一次接触绒球的虚民大部分都会大呼小叫的样子,而且会以为绒球是别的什么东西操控的机械产物,不会认为这是智慧生物。这也是很多文明发展比较好的个性生物的通病,它们总是觉得长得像自己的生物才会具有智慧。
  这种情况在进入虚空一段时间之后会慢慢消失,不过也有一些天生接受力比较好的个体。
  不知道它是属于一个虚空文明还是只是一个个体。
  只是一个个体的话……会感觉有些有趣呢。
  毕竟有这种想法的个体好像很少见的样子,用教长的话来讲就是随机怪中不那么随机的,琳到现在为止也只见过学者这一个而已,将军或许能被算进去,但是它不怎么信任绒球的样子。
  “就是这种生物。”
  绒球在表面显示出了阿兰特的样子,那个生物观察了一会后陷入了思考,它也觉得阿兰特确实和它很像的样子。
  “……有可能就是对我们的不同称呼吧,我们叫自己黑尔曼。”
  黑尔曼…好像尔斯也是这么称呼自己的,它是一个尔斯生物吗。
  “你知道尔斯吗?”绒球继续问道,这一次它给出了明确的回答。
  “如果世界上没有什么别的叫尔斯的翻滚者,那么我就是尔斯生物。”
  不过琳觉得,它和现在的尔斯没什么关系。它不知道尔斯不是星空翻滚者,而是恒星巴士,也就是说,它并没经历过尔斯的跳跃。
  再多问一点好了。
  绒球以阿兰特的方式和它交流了起来,它似乎没有什么戒心的样子,基本上绒球问什么它就会回答什么,感觉很放心绒球的样子。
  它大概是觉得绒球很可爱,这种喜好和阿兰特也很像,阿兰特也会觉得这样的近毛玉生物很可爱,会给它们一种想要去触碰的冲动。而且它……似乎没有个性生物通常会有的自私的样子。
  如果它们的种群成员都是这样的话,那么应该会比虚民发展的要好。
  
  这个生物说它的名字叫里兹卡,来自一个叫“翻滚者观测站”的地方,那个地方负责观察它们居住的整个翻滚者的状态,还会通过对现在翻滚者的状态推测出未来翻滚者的状态。
  这个技术琳早就有了,所以没什么需要研究的地方,但是那个生物说它们还能够从现在的翻滚者去到过去的翻滚者上,这让琳感觉很有趣。
  毕竟现在已知的文明里面,好像没有什么生物能够做到的样子,阿兰特和虚民的娱乐作品中虽然出现过很多,但那只是它们想出来的而已。
  但是它对于具体的东西不太了解的样子,只是说大概是把物体变成小颗粒后再组合起来,不过那样很有可能会丢失掉一部分呢,琳的话无所谓,不过如果是普通生物的话,弄不好会很容易死。
  有些……遗憾呢……
  不过琳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了解的,只要继续探索下去的话。
  
  里兹卡的经历……感觉和所谓的主角有点像,这个词是阿兰特和虚民对它们作品中主要描写角色的称呼,感觉很适合它的样子。
  它会去往各个时间,和以前的英雄们一起完成任务,来对抗一个敌人的破坏。
  过程是挺有趣的样子……不过为什么它们会觉得以前的同族会比现在的要更聪明呢?毕竟个性生物达到一个点后进化就会变得极为缓慢,有可能之前的和现在的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或许体质会比现在的它们好一点,但是技术足以弥补这点差距了。
  所以……稍微有点在意呢,那个叫魔术的东西。
  琳记得阿兰特也有类似的词,主要是通过技术欺骗它们的眼睛然后获得报酬,但是这里的魔术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
  “能稍微演示一下吗?那个叫魔术的东西。”绒球对它提出了要求。
  
  ……原来是这样吗……这个感觉,和琳的梦境世界里的一些生物有点像呢,有些有趣。
  它念了几个音节后,从手中凭空放出了火和能量的冲击。
  如果只是模仿表面的话,琳也可以通过自身的一些器官做到,但是这个生物并没有那些器官的样子,它的身体和普通阿兰特是没有什么区别的。
  这方面琳也问过它了,它表示琳了解到的阿兰特身体结构和黑尔曼没有什么区别。
  不过它提到了一种叫魔术回路的器官,说它并不是身体上的器官,而是……灵魂上的。
  感觉和榄球那样的……不对,应该和岩皮更像一点,毕竟失去那个器官似乎不会死掉的样子……大概。
  它表示它们的世界上充满了叫魔力的能量,而魔术回路能够吸收环境中的魔力变成它们能够使用的东西。
  不过再深究下去,它就不了解什么了。这个生物的知识似乎不是太丰富的样子,这可能和它还是一个幼崽有关系。
  
  不过,即使是这样……也已经很有趣了。
  绒球也和它说了一些关于琳的事情,这种交流双方的经历似乎很有趣的样子,琳至今为止都没怎么和别的生物讲这么多……嗯,第一次认识的弱小生物。
  这种关系似乎可以被称为朋友,这让琳觉得…有些轻松。
  “这种关系一般就被称为朋友。”学者是这么说的,它看起来有点高兴的样子。
  嗯,对于和里兹卡的交流,琳稍微参考了一下学者的意见……
  “停止你的想法,随机怪,在你学会翻滚之前,永远不要随便评价什么。现在,继续做你该做的事。”
  它身边的合金蜘蛛里传来了教长的声音,看来它们好像有事要干的样子,于是琳切断了链接。
  
  绒球看向了里兹卡,它突然说:
  “你意识到了吗?”
  “一开始没有想起来,不过后来就知道了。”
  “这里是梦吧。”它这么说。
  没错,这里是……梦境。
  似乎是琳在实验梦境能量的时候,偶然触发了什么东西,然后两个生物的梦境就连接了起来。
 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或许就不会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呢。
  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或许就不会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呢。”
  它说出了同样的话,这让琳觉得有些开心。
  
  “你不觉得惊讶呢。”
  “……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,怎么说呢……大概已经习惯了。而且……”
  虚空中传来了声音,两个生物一起抬头,那些景色开始摇晃,出现裂痕。
  “你要走了。”绒球问道,虽然是疑问,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  “…嗯…看起来时间到了呢。”
  它低声地说,情绪有些低落。
  ……………
  ………………
  “和你交流很愉快。”
  绒球突然说,这句话让它稍微高兴了起来。
  “我也这么觉得,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。我们……还能再见吗?”
  “可以的。”绒球给出了肯定的答复。
  “是吗……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  “如果能再见面的话,之前的问题我就可以回答了吧。”
  它愉快地说。
  “我很期待。”绒球说。
  
  它走了,绒球也从梦境中醒了过来。
  “你骗了那个生物,绒毛,为什么要说谎。”创造者问它,看来它也旁观了的样子。
  “谁知道呢。”绒球并没有回答它的问题,而是切断了那个与创造者在一起的绒球的联系。
  
  坐标已经被记录下来了。
  接下来就是去寻找它的世界。
  这或许要花很多的时间,也可能完成不了。
  但是,这个约定,琳并没有打算放弃。
  “……朋友吗…………”
  感觉很有趣的样子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以咕哒之名

ooc,超我流咕哒,咕哒子叫立香,咕哒男叫立花,黑化预警。


被监狱塔刺激到的产物,官方乙斯林没人权系列(我很开心,真的

有咕哒男黑的倾向。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kVOfNl9

迦咕哒迦 R18

ooc预警,黑化预警,超我流碧池咕哒预警,前后文风相差极大宛如精神分裂预警,一粉顶十黑预警,玻璃心预警。

我竟然能圆回来。http://pan.baidu.com/s/1c2tREI8

迷之立体感23333

非常粗劣的自制周边,小太阳的胸,水杯。

我……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大姐姐长得就像是性转的青江_(:_」∠)_……